在反观最近《强袭魔女》、《长骑美眉》两部动画宣布最新话延期播出,《Occultic;Nine》更是因为制作原因将前两话暂停播放,难道真如高松信司所说那般,动画行业变成了一场豪赌吗?

之前有一篇文章是专门说如何高效的购买动画商品支持动画的,主要就是看新番动画
OP
播出结束后的赞助商排名,多买排名靠前的赞助商的商品,因为他们在制作委员会出资额度高,能拿到的分成比例大,而且一般都是和动画作品直接利益相关。而且日本动画行业的成本回收还有一个特点,动画改编的手游,玩家在游戏中的氪金游戏厂商是要给动画公司和制作委员会提成的,而且提成比例比一般的周边要高。‍

根据统计日本 153 年动画制作公司的年平均收入相较于 06 年巅峰时期的 14
亿日元大幅减少,而日本动画在日本国内缺乏吸引新人培育新人的极致,对外依靠海外外包导致日本国内又担心动画产业空心化,可谓是前怕狼后怕虎,山本宽在和冈田斗司夫的对谈中说行业崩溃一次没什么不好,如果现在日本动画制作行业依旧停滞不前没有结构上的突破的话,恐怕真的就只剩下浴火重生这么一条路

最近《银魂》的动画监督高松信司是在“twitter”上公开吐槽业界:有数百万人观看的动画,其中只有不到
1%
观众会购买动画光盘支撑深夜新番动画的制作,这实在是太有问题了,而如今确实也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能够替代卖盘赚钱的这种模式,实在是急死我了,今后日本动画行业商业模式会转变成美国的那种网络配信商业模式吗?但如果变成那样的话,有1000万人看动画比有1万人买光盘更重要,面向御宅的动画作品数量会急剧减少吧。根据“Youtube”播放量计算的广告收入,大概是1次播放相当于0.5日元广告费,如果按照现在一季动画制作成本1.5亿日元,那么需要动画作品在
Youtube
播放量在3亿次左右。以前电视动画是根据广告收入来制作,电视台会给到充足的制作经费,但这已经是很遥远的过去的事了,现在能享受这待遇的动画大概只有在黄金时间档播出的寥寥几部作品。在光盘卖不动的当下深夜新番动画会如何呢?依旧会有制作公司抱着这把一定能中大奖的心态,继续以赌博的方式制作新动画吧

图片 1

动画监督高松信司解释动画制作成本回收渠道与方法。制作公司为了能够获得自己的利润就要指望着 DVD 和 BD
销售,但最近这些动画光盘又很难卖,庵野秀明表示无论是 TV
动画还是剧场版动画,制作都需要大笔的资金,剧场版动画更是以亿为单位募集资金,筹集资金辛苦能够回本更辛苦,在制作委员会的模式中制作公司就靠动画光盘销售来赚钱,但现在很难了。现在日本动画光盘不如以往好卖,有盗版的因素也有现在网络配信兴起的因素,日本年轻人也希望能有一家网站可以看所有的动画,同时动画作品数量过多也是原因之一

我们都知道,动画公司制作出动画之后,会发行BD进行金钱变现。但是能够卖出数千张BD的新番动画屈指可数,那么这部分如果不能从其他方面进行弥补的话,赚钱不提,只能是亏损。

图片 2图片 3

新人动画制作者刚入行的时候天天熬夜工作月收入可能都不到 1
万日元,有的需要坚持 2 年才能将自己的月工资提到 10
万日元的水平,但这依旧远远低于其他行业的工资水平,这样残酷的工作环境导致了新人离职率异常的高,半年离职一半新人,1
年离职 7
成新人都是很常见的。庵野秀明对于动画制作者的残酷工作环境认为是行业结构的问题而不是某个具体公司的问题,庵野秀明说现在动画制作给的工资实在是很低,而且也没有利润分配的机制,虽然我想构建利润分配机制,但要改变行业现有结构并不是简单的事。TV
动画和剧场版动画都是出资者才能赚到钱,出资者担负风同时获取所有的利润,例如一部电影票房无论有多少,监督的出场费就是之前商议好固定的,不会有分成。

图片 4图片 5

图片 6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图片 10

根据四年前日本政府的资料,TV 动画制作一话赞助商提供 5000
万日元,其中制片方只能拿到其中的 16% 也就是 800 万日元,剩下的 4200
万日元广告商拿 1000 万日元,电视台拿 1200 万日元,剩下 2000
万日元是由要播出动画的各地方电视台拿。而制片方拿到的 800
万日元,先要给主制作商一笔制作保证金,之后还要分给外包公司和编辑公司,然后还要支付声优的出场费,具体的制作者拿不到多少钱也是正常的。

日本动画制作采用的制作委员会模式好处在于分散投资成本降低单个投资主体面临的风险,还可以按照投资额比例多少分享收入,缺点就在于制作委员会中出自较多的投资方可能会扯制作的后腿提出一些无理的制作要求。不过制作委员会模式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靠投资制作一部动画所带来的收入赚钱,动画监督高松信司昨天稍微简单解释了一下对于动画制作委员会来说一部动画回本的渠道和方法。‍

作为一个从大学时代就自主制作动画之后更是在动画行业摸爬滚打将近 30
年的知名动画监督,庵野秀明本人很清楚动画制作者长时间劳动工资低,基本的社会保险都没有的现状,庵野秀明说自己在创立
Khara 之初就意识到要将公司的利润分配到 STAFF
手中,公司赚钱大家有福同享,公司不赚钱大家有难同当,尽量提高回本率,但现在的动画商业模式,动画制作公司赚钱相当的难,虽然近年来有制作版税这样的新体系,但对于做外包工作的动画制作公司来说赚钱依旧很难。

图片 11

图片 12图片 13

所谓回本就是动画制作成本回收,以现在深夜新番动画的商业模式一部动画的投资额在
1.5 亿日元到 2
亿日元左右,回本对于制作委员会成员来说就是收入和分配。制作成本回收的方法有很多种,如果是出版社参加制作就是靠书籍销售来回本,音乐公司参加制作就是靠
CD
销售来回本,而对于主要的动画制作公司来说基本上是靠卖光盘回本,当然这也是要看相关公司在总体制作投资中的出资额度百分比来分配收益,在动画周边销售方面,动画制作委员会的授权费大概是
3% 左右一些大人气高质量的作品会有 5%,所以你买了 1000
日元的周边,到委员会手里的实际上只有 30
日元,如果是玩具公司参加到制作委员会中会有不同的分成模式。经常会有人说「某某动画光盘初动几千张第二季制作决定」这种短视的发言,就算光盘出动卖了好几千张,但那也只能收回不到
10% 的投资而已。‍

图片 14图片 15

12 月 2 日的时候庵野秀明代表 Khara 起诉 GAINAX 要求 GAINAX 还清 1
亿日元欠款,之后 GAINAX
也被曝出近几年收入大幅锐减为了维持运营也从原先气派的办公楼搬到了普通的居民公寓中办公,只能感叹
GAINAX 当年的雄风已经不再,但是除了 GAINAX
这样多少自己有点作的公司艰难度日外,其他的动画制作公司的日子也没好过到哪里去,庵野秀明本人在之前的几次媒体采访中都透露了自己想要改变动画制作行业的一些现有结构,但奈何自己是有心去救无力回天动画制作现场现在几乎是走投无路,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虽然日本媒体也指出了动画制作行业相当的黑心,但现在也是无可奈何,庵野秀明本人也发出过业界还有
5 年寿命这样的论断(虽然之后收回了),根据日本动画制作者演出协会的数据
2009 年日本动画行业一半的从业者年收入不足 100 万日元,在 30 分钟的 TV
新番动画中原画需要 300 卡,中间帧动画需要 3000-4000
张,动画制作者基本上都是通过计件付费的方式进行这些画面基础制作工作,。一般来说原画一张的价格是
3000-4000 日元左右,如果是找外包公司的原画师来做可以压到 2000
日元一张,而中间帧动画的行业价格在 150-200
日元一张,如果无法画的又好又快就根本赚不到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