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子很好听,让人回味起浓烟弥漫的伦敦街头福尔摩斯的身影,福尔摩斯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的孩子,整天游逛在电影院,必经之路是穿过市场,闻着刺鼻的蔬菜味、鲜肉味、鱼味、小吃味,油炸食品味,在那些童年伴随着每天成长的必需品里穿梭。闪现身形婀娜的少女,少女斑斓的衣服,身上零星的红色,刺眼迷人,少女的味道像深海里的丁香花,无边无际的海洋杂味里飘来一股让男孩子振奋的清香,童年是嬉笑的,无所事事却阳光灿烂。

愿你,如我一般,如此,幸福美好。

记得我上小学的一天中午,我和同班同学梁狗蛋谋划去学校附近四队果园偷苹果。已经侦查了好些日子,苹果已经泛黄,估计味道又脆又甜。看守老李头每天正中午要打一阵子盹,这天正好我妈中午不在家,没人管我,机不可失,我和梁狗蛋立即商定中午行动。

只是如此紧张的高中,如此平凡的我,淹没在人海里,普通的连衣服都要撞衫。

www.2138.com,继续呆在开心里吧,祝大家都有偷抢拐骗的人生。

如今想来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礼物了呢,却竟记不起来是谁送给我的了,只是对于我的小日子竟带来那么大的改变。要不是它,现在的我在也难想起以前稚嫩的自己的想法了吧。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腼腆的小女孩,会在学校被男孩子欺负然后回来自己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会偷偷跑去厨房偷吃妈妈做的鸡翅,会拿走外婆遗漏在桌上的五角钱,会在看完电视后偷偷溜进爸爸妈妈的被窝……而这一切,若不是那本日记本,现在的像女汉子一般的我一定都不会再记得。

我们村就坐落在一条南北贯通的长沟里,叫张家沟。这条沟长达几十公里,沟中间是一条绵延小河,沟上游有多个小水库,小河水流潺潺,常年不断,随着季节的变换时大时小。河堤两岸碧草繁茂,野花点点,整条沟绿树成林,荫天蔽日。家乡人凿洞为屋,沿沟隐居于小河两岸,沟上是平坦的庄稼地。

班里篮球队的同学抄来他的号码,细心的藏在了日记本里,从来都没打。

大家胡闹90分钟,正经一分钟,比例刚好!随便说一句,如果你在溜到影院之前,偷了一个烧饼,并边啃边回头朝着成熟的肚皮圆滚滚店主大人眨眨眼。那你可太坏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轻轻翻开来,那些点点的墨迹,似一幅幅的画卷,在眼前铺展,指尖游走在每个字体之上,心情也仿佛回到那个时间。

刚写日记的那会儿,正是爸爸妈妈冷战的时候,每天幼小的我都会战战兢兢的,生怕有一天我会成为单亲家庭里的孩子,那样心惊胆战的日子里,我慢慢开始把老师布置的硬性作业转变为内心的小世界,用最心爱的蓝色圆珠笔一点一点地写下对未来的渴望与憧憬,还有,内心的慌乱和对未来的某些奇怪的小心绪。后来,爸爸妈妈和好了,我和日记却也培养出了感情,那本绿色的小本子会每天被我带在身上,难过了、开心了都可以记在上面,可能是这个年代里独身子女的一种特殊的情怀吧。

长大一点,绿色的小本子也开始变得满满当当的,记不下长大后少女开始变得细腻敏感的小心思,然后绿色的小本子开始变成不一样彩色的本子,可每一本都离不开最初的模样,每一本都像是上一本的镌刻,上一本的继承,每每第一页都会写下本数,还有写下的年华。

一直坚持用手写,在溢满纸张独有味道的空白上绘上自己的人生,怎么说呢,就是少女青涩年华里最初的那点小心思,就像在日记本上偷偷写下邻座那个暗恋的男生的名字的时候,心里慌到不行,脸上还假装镇定。满满的青春的味道,在一本本的日记本里留下来,小学、初中、高中……

每次出去旅行,都会带上那时的那本日记本,记得第一次坐飞机,别的什么都没带,只是捏着一本本子和一支笔就坐在了窗边的位子上,心里满满的喜悦,好像日记本也做了一次飞机,字迹激动的要命,写满了三大页的“飞行日记”。沿途的风景也是日记里最美的篇章,一张张彩色照片的背后也被我涂满了涂鸦与可爱的字迹,彰显着它们的珍贵,然后,一张一张,卡在日记本里,后来搬家的时候不幸丢失了照片,至今都觉得惋惜。

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小伙伴吧,也许是一朵花、一棵树,甚至于是一支铅笔、一块橡皮,而我,是一本本子。它是从童年起就陪伴你长大的一颗小幼苗,不会说话,就只是听着,静静地聆听着,就会让你感到无限的宁静。

在我漫长的别样的青春里,每个欣喜的瞬间,每个绝望的下午,每个寂静的深夜里,总会翻开那本绿皮的青葱,翻开发生的感悟,翻开过去的一页页章节,执起一支笔,写下一行又一行的心思,一遍又一遍小心地描绘心里那个少年的模样,一字一句地告诉它自己心里的酸酸甜甜……直至一个个蓝色的字体填满白色空间,再将它锁进床头抽屉的最深处,像是锁起了一个少女的心事,锁起了一个少女那一天的忐忑不安、那一天的喜悦与忧愁。

愿你也有这样一件值得去守候的事物,值得去珍藏的事物,也许不经常带在身边,也许也只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东西,却会让你的心灵有所依靠,有所倾诉。我总觉得,人只有有了毫不动摇的背后,才能坚定地向前走去。

站住!我俩在前面跑着,老师在后面追着,我俩哪管老师喊声,迅速冲进教室,立即将苹果分散到同学们的抽屉里,还没等分完,老师已经踏进了教室。

陌生人的邀约,我总是有些迟钝,自己也是话多的小角,一路上倒也不尴尬,还与影院相聚半里,影院的招牌便在商厦的顶端闪烁。进门上楼取票,着急没赶上晚饭,买了标配的饮料爆米花,在灯光下细瞅陌生的人。穿的不暖,看着有些涩涩,眼睛上架着黑框眼镜,头发有些遮住眼臉,冲锋衣因为揣了东西略有鼓起,运动裤和运动鞋在寒风里萧瑟的让人担心。眼睛不经意扫到了递饮料的手,恋手癖略有些小失望。

(影片结尾歌是The Rocky Road to Dublin,Irish Drinking
Songs来自Dubliners。)

那年,此年,未年

家乡的小河沟

简单到多年过去还会钟爱单车后座。而如今,已是研二,也如女主般换了发型学会了简单妆容,找完工作走向生活自理之路。在影片播放时大声笑低声哭轻声嘟囔,那些掖在心尖里的故事,连故交都难懂。却和陌生人一起回顾了自己那个没有他的少女时代。

曲目推荐,Discombobulate开始进入福尔摩斯的世界;I Never Woke Up In
Handcuffs Before像你快步在穿行,赶赴影院,却囊中羞涩忐忑不安;Marital
Sabotage就像赞美华生和福尔摩斯那一贯令人羡慕的友情铁一般不可破裂,Marital雄壮有力,两人在一起的力量之美,啊哈哈;Ah,
Purification若即若离的女子,男人视角想象里爱慕自己的女人一定要将那份爱怪异地表现出来;Catatonic人生该回到童年般风趣耍坏的心态上去,当没有零花钱却一次次设法偷偷溜进影院,每次都心扑通扑通跳,犯坏永远没完没了。

依稀记得收到那个本子的那个夏天,阳光暖暖的,像小鹿的绒毛轻轻地拂在身上,轻轻柔柔的,叫人舍不得离开。那个本子是绿色的,浅浅的那种绿,一望就能想起青葱的大草原,绿色的背景之上是一只可爱的福娃燕子妮妮,那是那年五年级的我最喜欢的一种卡通形象,本子里是空白的带点小印花的纸页,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我,把它放得高高的,像是一件珍宝。也的确,它也确实影响了我到现今的生活,那本本子记录了我那一年的喜怒哀乐,开启了我写日记的篇章。

小河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早上五六点钟是人们去河里取水时间,把一天要吃喝的水挑回家存到水缸,八九点钟以后,河里开始饮牲畜,淘菜洗漱。夏天傍晚时分,是小河沟喧闹的时段,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在河边洗洗涮涮,乘凉闲聊;年轻人和孩子们则在河里放肆的戏水打闹,捞鱼抓虾,高声叫唱;夜稍深一点,人们渐渐散去,河沟里完全安静下来的时候,小媳妇,大姑娘们找个水深幽静之处跳进河里洗个痛快澡,洗去一天的劳烦。

陌生的地方,不是第一次来,上一次是去年九月,去了这边的商场,时隔许久且路痴症已是重度,配合毫无差别的路灯们,仅恍有不知身在何处之感。

每个人难道不是正在偷偷溜进生活的影院?找寻那其中的逻辑,迷恋的逻辑,越深,越不容易开心,越深越不容易粗心,但那太没意思了。让我们忘记一切值得关注的所有有用逻辑推断的结果。这部影片也许是该回到犯坏的初衷了,胡闹90分钟,让最后一分钟正经一下,就足够了。那个童年坏笑着露出雪白牙齿的阳光少年,穿越集市瞥见甜甜美丽少女侧脸、侧影、裙角,暗自心悦激动的人仿佛已回来,在结束之前“大”男孩子又回到了实际年龄,给出一个最大胆的答案来表现成熟,那是最有趣的部分。

www.2138.com 1

俗话说,三岁记到老,此话真真的。知天命的我每每打开记忆闸门,先跳出的总是小时候的种种情景。假如有人跟我提到有关烂漫,我定会脱口而出:童年!童年!记忆中烂漫!

只是普通女孩的普通生活要经历普通的高考,和一群普通的同阶层的朋友建立深厚的革命友谊。去消遣那些普通而又紧张的日子。

感谢侦探小说这一形式让人容易地接触到了逻辑思维。

行窃是我小时刺激的事情,行动目标一般是苜蓿、豌豆角、桃子、苹果等能吃的东西。那时候,这些东西很金贵,生产队配专人看守,所以,偷窃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事先谋划。偷窃时间一般选在正中午,这个时段有两个好处:一是看守人要吃午饭,一是此时人容易犯困。

去看我的少女时,是在她临近下架的前夕,和以往一般不看影评,不听剧透,只看了好评度,在一个陌生人的撺掇下便悻悻的去了。去影院的公交便是一小时,还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车水马龙,堵的一塌糊涂。走过好些陌生的岔路口,在整个城市霓虹交错时,下了公交,居然是公交的最后一站,在车上塞着耳机听着电子乐,拥挤的地方充斥着二氧化碳,不会太冷,到了站台,匆匆走下去才发觉,好冷!

超级淘气鬼

有几个会在下雨夜送伞,热的不行的中午送西瓜和菠萝的好朋友,没有为自己打架的人,没有带自己逃课的人。简简单单的,简单到看到别人的少女时代里那些经历,简单到看到单车后座会掩面。

小时候,我虽说是个女孩子,但比男孩子还淘气,打架斗殴,爬杆上树,欺负同学等等,拿手的是课间休息时常常趁某个同学玩得正尽兴时悄悄溜过去,冷不丁将其裤子扒到脚腕,立时白花花的光屁股蛋刺啦啦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周围同学们哗的围观上来,一阵混笑打闹,羞得那同学哭笑不及,那叫一个刺激、开心!

偶有一些电影,不偏不倚抓住了青春的尾巴,在被岁月的沙河细细磨砺后平静的记忆里,掀起波澜,任那些青春里的过往,在心里兴风作浪。

同学们,你们说怎么办?老师问。同学们都看着脆黄翠黄的苹果,没有人说话。几秒钟之后,张占利同学举手发言:老师,按劳分配,多劳多得。随着这一声落下,教室一下子炸窝了,同学们叽叽喳喳,纷纷提出分配方案,一阵骚动过后,老师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后决定:梁狗蛋,王淑女,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到我的办公室,没收!你们俩听后处置。

不知疼痛从何而来,也不知痛感何时消逝。

我姑娘小时常常缠着我给她讲故事,无论是《一千零一夜》还是《安徒生童话》我都觉得老套无味,于是干脆就给她讲我小时候这些事情,孩子不厌其烦的听着,听完后还要央求我,妈妈,再讲一遍,再讲一遍吗!她不厌其烦听我讲着,直听得两眼放光,开怀大笑,听到激动处抡起一双小拳头一边捶着我一边感叹道:妈,你们小时候咋那么好,你咋就那么美呢!我要是干出那些事,早都被你打烂屁股了!

我的高中里,充斥着短头发,麦色皮肤,周末有能做完的卷子,半天的乒乓球和攒了一周的衣服。

梁狗蛋,王淑女,把东西拿上来。顺便解释一下,梁狗蛋是小名,王淑女是我的雅号。我爸爸是小学教师,懂《诗经》,据说《诗经》里经典诗句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的名字由此而得。闲话莫说,言归正传。我俩垂头丧气的把未来得及窝藏的果子送到老师讲台上,老师看了看冷笑一声,就这几个?全体起立!随着老师一声号令,全班同学唰的站起来,老师逐个抽屉搜查了一遍,然后命令把所有赃物全部交到讲台。老师看着这一堆又大又黄的果子,眼角流露出不易觉察的欲滴馋涎。

林真心,在自己想象的成长里闪亮登场,从现实里回来,被不喜欢的工作条件和感情狠狠打会原型,回到那个青涩的年代。回到她和徐太宇还刚刚认识的年代。

这个算是小意思啦,还有更坏的。记得一天体育课,老师整队准备下课,立正!稍息!就在老师“下课”二字即将喊出的同时,我一个绊子把前面一个男同学给撂倒了,随着啪的落地声,只见那男生横躺在地嗷嗷的惨叫,同学们一下子围观上来,那男生愤怒的吼叫:哪个狗东西干的?没有人理他,只有嬉笑声、起哄声。半天,那男生异常艰难的爬起来,搂着屁股摸着眼泪一瘸一拐的回到教室。

青春涩涩,若能富足自给,谁愿颠沛流离。不想欣欣作态,当我敞开心,你接我话茬,不会让我尴尬,便作好友,否则,我们原本就是陌生人,何必要委屈我在已过了青春的岁月里还要迁就。

他没有当场抓住凶手,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开始哭骂起来。谁理他呢?!但他认定是我干的,见我不认账,开始王均、王均一声接一声的叫上了我爸的名字。那时叫大人名字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那哪行呢?我不愿意了,先是和他对骂,接着撕扯到一起,后惊动了老师。

进场坐定,第五排,刚好不远不近,位置是56在荧幕偏右的位置。然后,头顶的灯暗了。荧幕亮起,思绪在故事间回到了十七八岁那些年。

是的,现在的孩子被老师布置的各种作业压着,被家长给报的各种学习班占着,被成绩单逼着,哪有时间和精力痛痛快快的玩呢?更不要说干“坏事”了。他们实在无法和我们小时候相比,我们那时很贫穷,但我们的童年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我记不起自己的十八岁,我猜那一年,岁月里最多的是金太阳高考卷和一只只能写两天的晨光笔芯。

面对她无比羡慕的表情,我只有无奈的说:是的。

和前后桌熟到烂,她们是上厕所时的伴儿,是上课困傻了敢偷偷睡觉的保障,也是上课被老师叫起来答题时不知道的救星。住在外面的我们,会在周末蜗居到一张床上,聊着篮球队里那个穿着热火三号球服,长得像韦德的男孩子。会在一年一度的篮球赛时坐在球场边的台阶上定定的瞅着他。直到下午的上课铃响起,飞奔会教室,还会偷摸和后桌传纸条,说起刚才他投进的那个三分好帅。

还有更恶毒的。一天自习课,同学们都在教室静悄悄的写作业,不安分的我又在左顾右盼。很快我发现我前座位的张根丑正全神贯注的写作业,他昨天好像骂我什么来着,这会儿不正是报仇的大好时机吗?想到这儿,我悄悄的钻到桌子底下,摸到他的身后,一抬身子一个巴掌从后头糊到那同学左耳朵上,等他回身寻找巴掌的来源时,同学们面面相觑,而我则在自己的座位上埋头写作业。

周一的年级大会,会绕半个操场走过他们班级的方队,兜一个圈子再回来。也会在广播体操的体转运动,将目光扫过半个操场去追寻。

小河沟是家乡人的居所,也是家乡人的乐园;是大人们的休憩地,也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我儿时的一切欢乐记忆全部来自于这条小河沟。

我也回到了我的那个年代~那时有了翻盖手机,用带着密码锁的日记本写着少女的心事,抄喜欢的偶像的歌,听卡带,剪下杂志和报纸上偶像的照片一部分夹在书里,另一部分贴满卧室。

我出生在陕西凤翔县一小山村,我的家乡到处是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沟沟坎坎,沟壑纵横的地理特点使得方圆村子大多以沟坎命名,什么刘家沟、瓦窑沟、老女沟,什么董家河、李家崖、白家凹……

梁狗蛋一听这话急了:老师那几个杏儿我得拿回来,那是我家杏树上的,可不是偷来的。梁狗蛋冲到讲台把五个杏装进自己的衣兜,剩下的全部被送到老师办公室。我们辛苦一阵子的胜利果实,就这样轻松的被老师窃取了,费了那么大的周折,终了我俩也没尝到苹果究竟是啥味道。

中午一放学,我俩便悄悄潜伏在果园附近。白花花的大太阳火一般的炙烤着大地,田野一片静悄悄,偶尔有些微风吹过来,果园里传来哗啦啦的树叶声,苹果露着甜甜的脸蛋冲着我俩时不时的招手微笑。老李头进窝棚了,估计已经打盹了,我俩便悄悄溜进果园,迅速摘起来。衣兜、裤兜、肚兜全满了,这才几个呀?!外衣脱下来,袖子绑起来,很快就装满了,我俩抱着战果迅速溜出果园,向学校走去。

他向老师状告我打他,我告诉老师他叫我爸的名字。老师一听敢叫校长的名字,这还得了?站出来!老师命令道。张根丑乖乖从座位上站出来,叫没叫?张根丑不敢应声,老师啪一右耳光上去,王均是你叫的?还敢叫不?还没等张根丑应声,啪!一左耳光又上去了。后只听到张根丑哼哼呀呀抽抽搭搭的哭泣声。

果园行窃记

我每每大获全胜,何等得意!然而,多少年之后,我和同学们谈及此事才晓得,当时之所以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没有人敢欺负我,真正原因在于我的父亲。天哪!我至始至终以为我凭的是自己的机智与勇敢,现在才知道仗势欺人的我是多么的不道德!

到校门口发现坏了,迟到了。学校里一片寂静,当我俩蹑手蹑脚试图神不知鬼不觉溜进校门时,还是被校门两边办公室里的班主任老师发现了。

相关文章